新闻资讯

金融工程硕士(申请定位和就业前景)


  • 2020-11-09 11:59:23

​MFE(Master of Financial Engineering,简称金工)这个专业,不同的学校名称设置并不一样,有的叫Financial Mathematics(金融数学)、有的叫Quantitative/Mathematical Finance(计量/数学金融)、Computational Finance(计算金融学)等,这些专业本质上都是一类。



招生特点


金工专业,尤其是 www.quantnet.com 排名前10的名校,其招生都有以下两个特点

  • 卡修课背景

金工这个专业的申请,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就是“墙外开花墙里香"。如果你是学金融或是学财会的,听上去专业对口,在“墙里面”,但是实际上这个专业比拼的是数理功底,而不是金融领域的专业知识,很多名校的招生喜欢的往往都是学数学、统计等“墙外”专业出身的申请人,如果你学的是金融,他们反而会认为你的数学背景不够强。


此外,www.quantnct.com排名前10的项,大多对申请人的背景有很具体的要求,比如卡耐基梅隆大学、康奈尔大学等都是这样。前几年,在麻省理工学院的金融工程硕士申请中要求写多篇essay(论文),沿用商学院里常见的leadership(领导能力)、ethical dilemma(道德困境)之类的题目,现在这些华而不实的要被砍掉了,转而侧重要求数理背景。

因此,在获知他人的申请战果时,一定要询问别人是什么专业的、修课背景如何,单纯地比较GPA、GRE、TOEFL分数往往并不可靠。比如上海财经大学、 中央财经大学、西南财经大学的学生却可以申请MFE专业,但是各个学校专业的修课背景是有差异的;在美国读本科的很多人会辅修数学(Minor in Mathematics)但是各个学校对辅修科目的控制尺度不一样,这就会影响到录取结果,有些学校仅仅是上了很少的课,但在录取的时候,录取委员会的教授会仔细看你到底上了多少功课,而不是单纯地看到你上了号称数学的课程就认为你合格了。

如果你的修课背景没什么可以改进的,申请的时候也只能凑合,没什么解决方案,这是读大学时如何选专业、选课的问题。很不幸,很多人都是到了申请时才突然明白己的修课有问题,以至于在被拒之后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 卡出身

这里面最“势利”的就是麻省理工这个牛校,该校过去几年一直扩招,但一度只要清华、复旦等少数几个学校的学生(有点类似英国大学卡list),甚至GPA低一点比如85/3.5的也要,并且各种理工科专业出身的都会考虑。我们了解的几个整体背景不强的清华学生,申请了很多金工前10的学校,只有麻省理工最给面子,其他学校全是拒信。而国内其他重点大学的申请人,即使GPA 90分也会被麻省理工拒掉。其他的学校或多或少也都有类似的情况,但是不像麻省理工卡得这么过分。


就业出路


有位申请2019年秋季金工专业的同学之前来信,他说:我现在得到的反馈信息是麻省理工的就业率也不好,可能只有八成左右,当时听到这个消息还是蛮震惊的;据了解今年连卡耐基梅隆大学的就业都不是特别出色...

这里他说的是排名前10的麻省理工和卡耐基梅隆大学MSCF(Master of Science in Computational Finance)的情况。可见排名更低的学校就业情况更差。


说几个案例


案例1:

一个牛校物理博士改行做quant (做设计并实现金融数学模型的工作):


金融危机后他被裁员,在美国各地找工作,最终还是重新上岗做quant,折腾了番,趁着金融行业复苏,转到了华尔街的一家大银行。去年他的奖金数量大约是基本工资的50%,年终总收入应该在30多万刀,考虑到他的背景,牛校博士、 四五年工作经验、公司名气大,又在高消费的纽约城里,这个工资水平和去谷歌 Facebook、LinkedIn等信息技术大公司做软件工程师相比,并没有什么竞争力,谈到将来的发展,他觉得首先得看行业未来大形势如何,很难预测,个人的努力还在其次。另外,他在上次金融危机被裁掉的时候,已经有绿卡了,没有身份的担忧,这也是一个重要因素,最近几年很多金融公司办不了H-1B,如果没有绿卡撑着,他也很难东山再起。

他就职的银行有一个quant性质的部门,核心成员是物理、数学等理工科博士,做各种量化模型。公司不喜欢招金工的硕士,在他们公司金工硕士很难做核心的模型,都是被分配做模型验证(model validation),也就是博士们设计了模型,金工们来找错、修正并改善。如果用软件行业的术语来描述,就是别人开发软件系统,你做测试、找错误。乍一听,模型验证这种职位也是必需的,但是金融行业的风气是cut-throat(割喉式竞争),就是工作强度大、同事很挑刺、打压新人,资历浅的硕士生去验证博士生们的活儿,想改进很难,而要找出需要修正的地方甚至是错误,则很容易激起对方的反感,万一硕士们考虑得不全面,或者指出的错误实际上不是错误而是自己理解错了,那更会让博士们或者职位高点的老前辈嘲笑,总之,你费劲干不出活要挨批、干出了活也要得罪人。美国银行(BOA)、 投资银行都曾经有实习生自杀,也被归结为这种文化的原因。当然,并非所有的金融机构、银行的任何部门全都弥漫这种风气,这里只是转述了一种有代表性的“坏”情况。

案例2:

是一个从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的学生的来件(这个人是学工程学科的,非金工)。

我今年5月毕业,现在在纽约华尔街一个股票研究所做quant,同时也管理计算机系统。我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时候从沃顿商学院那边上了一些金融方面的入门课,加上本来也有流程基础,后来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令我很幸运地进入了华尔街。简单来说,公司之前有一个人犯了错被裁掉了,急需补充一个职位, 刚好我可能比较合适就进来了。现在主要是做股票数据分析,慢慢再学一些股票选择建模,还蛮有意思的,就是工作强度比较大,早7点到晚7点的样子,比 IT辛苦多了。公司的老板比较赏识我,也愿意帮我办H-1B和绿卡,所以我想以后几年还是会在纽约这边发展。

案例3:

哥伦比亚大学金工专业的一位同学与我们分享她的就业和找工作的经验。

距离毕业还有一个学期的时间,先说下实习的情况,我的同学90%以上都找到了实习单位,实习地方多在美国和香港,有5个人回国,有少数去了新加坡、 法国、加拿大。再说一下找全职工作的情况,确定已经找到工作的超过全部人数的一半,这应该是悲观估计,因为统计时凡是我不确定的都归为尚未找到。找到工作的基本都是不错的公司,包括大摩、花旗、美林证券、巴克莱银行、麦肯锡、渣打、贝莱德基金等,也有少数同学去了Hedge Fund(对冲基金公司), 已经开始上班了。



小结论


今后几年,无论是金融还是金工,申请人数只会越来越多,难度只会持续增大。学金工的就业机会比学金融的情况要好。只不过,你要明白这个专业貌似“高富帅”,但实际上申请人太多,工业界职位大幅度萎缩,所以无论是申请,还是在美国就业,形势都很严峻。